主页 > P稿生活 >和你一起应徵工作的,不是人

和你一起应徵工作的,不是人

2020-06-25  浏览量:457

和你一起应徵工作的,不是人

话说二○○四年有两个经济学家,意识到互联网、电脑对人类的就业可能会带来一次大冲击,所以趁这个冲击还没有来的时候,先排排座,看看哪些产业会被冲击,哪些产业相对是安全的。

他们觉得从事简单劳动的人可能够呛,比如说写代码、大规模的运算,所有干这些事的人可能够呛,这些职业是危险的。

而安全的是什幺?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说驾驶。一个人在开车的时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接触、处理的资讯那是海量的,所以开车这种事情互联网暂时是搞不动的。

我们不知道二○○四年经济学家们说的这个「暂时」是多长久,反正六年之后的二○一○年,《纽约时报》就报导说,谷歌在官网上已经宣布,他们成功地研发出了自动驾驶汽车,这辆自动驾驶汽车在美国的几个州已经跑了十几万英里了,而且过程中只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有人开着车撞了它。这就证明这个东西在技术上已经成熟了,原来我们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才能处理的海量资讯,自动驾驶汽车已经做到了!在汽车上装上各种感测器,增加运算速度,每秒二十次探测周围所有移动物体的状态,再回馈到电脑的中枢,以此来控制车体的运行。这就是计算能力,包括网路能力、各种各样的技术能力进步的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从预言不可能实现到真正实现,只花了六年时间。

二○○四年,就在经济学家们做出那个判断的同时,美国还搞了一个无人驾驶汽车拉力赛,全程一共一百五十英里,好多人用自己设计的无人驾驶汽车软体把汽车送去参赛。结果,荣获第一名的汽车只走了八英里,而且还用了好几个小时,剩下的车不是被碰得歪七扭八,就是压根儿没有走完。所以,当时人们长出了一口气:哦!原来人类在驾驶汽车这方面的能力,电脑是无法替代的。可是结果呢?仅仅六年之后的二○一○年,这一切都实现了,快得让人始料未及。

我们以为互联网的浪潮对就业的冲击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相对来说会是比较温柔的一刀,但是现在看来,可能是惊豔的一枪,直接要把这个社会扎出一个血窟窿。所以六、七年之前,我们绝对低估了互联网,而且我们现在仍然可能低估了互联网。

现在人们利用互联网在很多领域开发了一些技术,比如说前面讲的无人驾驶汽车,比如说翻译,再比如说大量的医学技术资料的处理、法律文书的处理等,电脑正在呈现出越来越强悍的对人工的替代能力。

二十世纪初,着名的经济学家凯因斯就讲过一句话,他说有一个词现在不太着名,但是未来大家会越来越多地听到这个词,叫「技术性失业」。也就是说,我们人类用聪明才智发明的这些技术,反过来会导致我们失业,这是一个未来会越来越清楚、越来越壮大的趋势。

听着一百多年前凯因斯讲的这句话,我们自己从瓶子里放出了互联网这个比以前所有技术都要强悍无数倍的新魔鬼,引发了全球性的年轻人失业,你不觉得这是一个真正的恐怖故事的开始吗?

这一轮危机,尤其是在失业这个领域造就的危机,和此前的危机有很大的不同,传统的解决方案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传统的解决方案无非是从宏观和微观两个角度来解决。

宏观角度,就是说富人太有钱了,别那幺心黑,别那幺贪婪,拿出一部分给穷人吧!这是过去解决社会不平等,用社会再分配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的通常方案。但是这一轮会有用吗?要知道整个社会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人很有钱、很有成就感,他们是社会的明星,他们为技术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享受着这个时代给他们的一切桂冠和荣誉。另外一部分人,比如失业大军,谈不上穷困潦倒。就算富人愿意把钱拿出来,保障他们吃喝不愁,甚至还有很漂亮的廉租房屋住,但是又如何?「我是一个loser,我是一个失败者,我整天无所事事,我的人生毫无价值可言,我的前景一片灰败。」财富的再分配能够解决这种社会心理的不平衡问题吗?很多时候差距或者说不满,或者说幸福感的缺乏,并不是由于绝对状况无法容忍,往往是对比出来的。隔壁家小亮如何如何,你看人家小红如何如何,而我现在却是这样,所以才受不了。

美国总统佛兰克林•罗斯福讲过一句话:「任何一个国家,不管它多幺富裕,都浪费不起人力资源。」什幺叫浪费?就是失业,因为失业导致的问题是整个社会的军心涣散,一种非常灰败的社会氛围,而这种氛围恰恰是大规模社会危机的源头。所以说,仅仅从富人兜里掏出钱来给穷人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他们无所事事的生活仍然是社会潜在的危机,谁也不知道会爆发成多大的一个危机。

微观角度,解决这种问题的传统方法是,我们每个人都往高处爬,很多传统的工作不是被替代掉了吗?那我们就往高处爬,去做机器做不了的事,我们靠自己的努力去当人上人,这行不行呢?现在看来也不行。为什幺?因为这一轮机器对人工的替代是不局限于哪个领域的。你说往高处爬,什幺叫高?比方说美国,一个放射科医师大概需要学习十几年,然后他就可以拿到三十万美元的高额年薪。可是现在这份工作,基本上被模糊识别的电脑技术替代掉了,而且所花费用是原来的几十分之一乃至几百分之一。

再比如说,美国有一个非常挣钱的职业——律师。美国有一个笑话,说有一个恐怖分子劫持了一架飞机,上面全是律师,他就给美国政府打电话,说你们赶紧拿十亿美元赎金来,否则每隔一个小时我就释放一名律师。可见律师这个职业多有钱,在美国有多招人恨。但是现在又如何?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有一种工具已经可以代替律师去分析各种商业文件。要知道,要打一个大型的商业官司,经常要分析几百万份文件。现在用这种软体来模糊识别,一个律师就可以轻鬆做好过去五、六百名律师才能做到的事情。

有一个案子,讲的是一个公司打官司就花了十万美元,这对于美国的诉讼花费来说,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这个案子分析了一百五十万份文件,而且,人工分析的準确率只有机器的六十%。所以说在美国,如果你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通过自己的奋斗当上了律师,开始往律师界的山顶去爬,爬到半途仍然会被这个趋势的浪潮给冲下去。

几乎没有什幺领域是安全的,那怎幺办?如果社会再分配不起作用,如果个人向高处的奋斗也不起作用,我们怎样抵挡这次浪潮?

摘自《迷茫时代的明白人》

和你一起应徵工作的,不是人

数位编辑整理:丁希如,陈子扬
Photo:smoothgroover22,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申博太阳城_bet9备用网址登陆|本地的门户网|标记我的生活|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赌场 申博亚洲网站